當前位置: 桂林桂風網首頁 > 首頁大圖 > 正文

田野調查中的文化攝影追求

來源:桂林日報  時間:2019年10月14日 10:19

三街的古城門 

三街的古民居 

三街的古民居

    龐鐵堅/文 呂建偉/攝

   

    對于今天生活在桂林的絕大多數人來說,恐怕都想不到他們所熟悉的靈川縣城其實是一座只有幾十年縣城資歷的“新城”,他們不知道北邊的三街鎮才是靈川的舊府衙。人們乘車或者駕車從國道或者高速公路經過那個叫三街的小鎮時,很少有人會去思考一下這座小鎮有什么歷史吧?

    我曾經駕車專程去造訪過三街。我知道,這個叫“三街”的小鎮,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古城,它曾為靈川縣的縣城,已經有了上千年的歷史。我到那里去,是想尋找和撫摸那些歷史留下來的痕跡。不過,由于歷史的演進,那里可資借鑒的歷史古跡已經不多,除了幾座殘缺的城門和幾口古井,可以讓人一眼便知曉歷史在這里曾經有怎樣的結構,你很難憑自己的雙眼去辨識這里曾經的以往,尤其是很久以前的“以往”。

    我在狹窄局促的街巷中盤桓,企圖捕捉到更多的歷史痕跡。結果,我發現僅僅這樣行走,想實現自己的企圖,那是一種徒勞。畢竟,新的歷史在慢慢掩蓋著舊的歷史。如何把現在仍存于世的歷史閃光點串成一串奪目的珍珠項鏈,是一個很考驗人的題目。

   

    自從手機具備拍照功能后,攝影已經越來越成為一種大眾生活方式。更何況,隨著人們生活水平和文化水平的提高,那些專業或者便捷的相機走進了更多家庭。先是照相——— 把自己拍進照片里,進而是攝影———把那些打動自己的場景拍進自己的鏡頭,成為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進入微信時代以后,曬圖更是成為人們之間精神交流的重要手段。我們通過手機傳遞的圖像,更及時更真切地了解到親友的生活形態、生活質量和思想情緒。其中一些人,出于提高自己的目的,背負沉重的專業照相設備,爬山涉水,耐寒抗暑,起早貪黑,不辭勞苦,可謂把一種愛好當成了可以嘔心瀝血的事業。

    由于攝影隊伍的迅速擴大、攝影交流的方便及時,我們可以觀賞到許多難以想象的奇景,可以贊嘆一些攝影高手獨到的觀察力和表現力。

    不過,隨著我們能夠看到、閱讀到的攝影作品越來越多,隨著人們的欣賞水平越來越高,隨著影評人和觀眾越來越挑剔,我們發現:密集呈現在自己面前的攝影作品,已經“越來越相似”了。任何一個值得入鏡的場景,幾乎永遠有數不清的相機在那里恭候合適的光線。越是旅游者向往的打卡地,就越難吸引真正攝影人的創作興趣了。一句話,那些司空見慣的“甜片”,讓受眾們普遍變得挑食了。

    奇麗的風光尚且如此,面對那些地域風格比較類似的一片建筑,比如古鎮鄉村里的老房子,如何拍出與眾不同的“另一個”來呢?

   

    呂建偉先生長年在外宣部門工作,幾十年的工作經驗讓他知道應該如何去挖掘、尋找、捕捉、表現和展示一座城市、村鎮的獨特魅力,那就是要抓住這個地域的靈魂。他在大學讀的又是中文專業,具備扎實的文史功底,筆下功夫可謂了得。多年來,由于工作的原因,他扛著相機,走遍了桂林各縣區的山山水水。得益于長年積累,他在攝影創作方面頗有建樹,屢屢斬獲各類攝影大獎,其早年的代表作品《天門鎖江》還被全球著名的膠片生產商富士公司用于其膠卷盒封面設計。近年來,他對那些有歷史沉淀的古村鎮,則找到了另辟蹊徑的表現途徑:他以田野調查為支撐,不露聲色地開始了自己的文化攝影追求。

    在創作思路上,他或以村落、或以縣域、或以古鎮為主題,不但試圖通過自己的鏡頭去表現這些對象的絕美風光、歷史脈絡,而且不滿足于簡單的鏡頭表達,將自己的文史專長利用起來,結合鏡頭的探索,進行了更為艱難的鄉村、縣域的史實挖掘、整理工作。對于相關縣志及有關史料,認真研讀、縷清,找出那些有價值的元素,與自己的攝影創作有針對性地結合起來,從圖文呼應的角度去表現畫面、解讀歷史。對于村史和家族史,地方志往往疏漏或者遺缺,建偉兄則不辭辛苦地開展田野調查,對村民進行訪談,以豐富文字史料的不足、糾正史書的錯誤,使自己的作品不但在畫面上能夠簡潔明快地表現風景和歷史,而且使自己的文字能夠站得住腳、能夠支持鏡頭的表達。

    這些年,建偉先生幾乎是每年一部這樣的專題攝影集問世。迄今為止,已經正式出版六部,其中三部還連袂獲得廣西文藝最高獎銅鼓獎及花山獎。近期,他的攝影專題新著《古城三街》又將付梓!

   

    認真翻閱品讀這部《古城三街》,我有幾點清晰的感受:

    第一,即使是三街本地人,除了那些老者,恐怕也沒幾個人比這部書的作者更知曉這座古鎮遠去的故事。那些街道、舊屋、池塘、古橋、驛道,與之相應的故事會使這些遺存顯出活力。對于靈川人、桂林人、遠方的客人,若想較全面地了解三街古鎮的歷史,此書確實可資推薦一讀。

    第二,古鎮的那些瓦屋大院,跟著它們曾經的主人,又重新喚醒了生命。帶著這樣一部書,再走進這座古鎮,勾沉故事,所看所悟,會更深入更全面,會獲益良多。

    第三,對于這座古鎮,作者不僅用鏡頭和文字表現了曾為靈川縣城的街鎮部分,還同時展現了若干個有代表性的周邊村落,介紹了這些村落的族群沿革和歷史名人,包括那些歷史上的進士、舉人等功成名就者,均列出詳細的中榜時間和為官簡介,這樣的結構,極大地豐富了這部書的內容,使得“三街”的厚重感更加突出,對于那些想考據村莊史的讀者來說,也是一部重要的參考書。

    第四,抗日戰爭和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靈川是桂北游擊隊的重要活動區域,作者的父親就曾是桂北游擊隊的一員。在這部書中,作者寫到那些生于斯長于斯在革命斗爭中歷練過的人物時,往往與作者的父親有交集,這些文字使得這部書體現出很強的親切感,使得書中介紹的人物變得鮮活起來。

    第五,這部書的文字部分,不是泛泛而談,而是經過認真考據梳理,盡量使得每一個歷史元素都經得起追問,也為讀者理清了許多可資關注的歷史節點。例如,宋代著名詞人秦觀曾在靈川三街生活過,我過去一直以為秦觀在這里沒有詩詞創作,但作者論證出秦觀其實在這里寫過與茶有關的詩。又比如,宋代奸臣李邦彥死于桂州,這部書則清楚地介紹其就死于三街。

    第六,這部書的另一特點,是附有三街略圖,可以幫助讀者按圖索驥去造訪那些入書的歷史遺存。

    這是一部表現三街鎮歷史的攝影專著。靈川的歷史遺存中,石刻是很重要的組成部分,三街作為古縣城所在地,其石刻的歷史價值非常重要。曾橋旺先生編著的《靈川歷代碑文集》中,有不少石刻作品就是三街的,例如北街東巷的涌勝泉碑為古井增色不少;全二載所撰的王公遐去思碑,碑雖不存,但拓本在,是敘述三街縣衙歷史的極好佐證;三街糖榨公議行秤碑以及普濟義倉簡章碑,則是這座古鎮曾有的商業繁華和社會生活的寫照。可能是囿于篇幅的原因,這部書對三街石刻給予的關注似乎不夠,上述一些很有史料價值的石刻作品,不論是碑刻本身還是碑文內容,這部書都過于惜墨了。

    總的來說,建偉與眾不同的鏡頭感,得益于他多年的文化積累和文字表達能力;他的文字,又借助鏡頭的視角而增強了說服力。在眾多攝影家中,他的文字具有穿透力;在許多的碼字人面前,他的鏡頭又顯得別有新意,能夠展現出文字難以達到的現場感;他的扎實的田野調查,又為自己的文字和鏡頭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三者結合,使建偉的攝影創作走上了一條充滿個性又獨具魅力的道路。

桂風起
桂風網
雙微平臺
m.guiwind.com
乐十分云南开奖结果